霍先生,请停止死缠烂打

  • 时间:
  • 浏览:39
  • 来源:第九中文

看着一桌子的菜  ,鹿语溪筷子一伸  ,再度大快朵颐了起来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鹿蓝江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

乔寒时不让她说话  ,那她吃饭总行了吧

呵呵的笑了笑  ,他将留意力放到了乔寒时的身上 ,聊着婚礼宾客的事情……

此时 ,另外一边的房间里

将他的转变看在眼里  ,鹿速明懊恼不已——他早就应该晓得了  ,溪溪这丫头……

鹿语溪张了张嘴  ,想要继续说下去

乔寒时并无将他的行为放在心上  ,转而看向了一旁的鹿速明 ,继续跟他进行着刚才的话题:“岳父  ,不晓得你对婚礼有没有什么要求  ?”

一声岳父马上让鹿速明有些飘了

鹿蓝江见房间里的东西砸得差不多了 ,想着她的火气应该也宣泄得差不多了”他用手在下巴上摸了摸  ,缓缓走到罗芸的身边:“今天的事情 ,您确实过度了”

这算什么 ?

连说话的资格都不给她了 ?

将虾放到嘴里狠狠的咬着  ,鹿语溪的这气焰像是在咬他的肉

不知情的人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津津乐道  ,乔寒时这么做不是等于把她往风口浪尖上推吗 ?

想着 ,鹿语溪有些哀怨的撅了红唇  ,眼光幽幽得望向了乔寒时要不是乔寒时答应会替她将所有的全部全都夺回归...

《乔少  ,您妻子又闯祸啦》 第16章 乔氏集团总裁 免费试读

婚礼 ?

她之所以拽着乔寒时领结婚证即是为了跟鹿速明对着干谁曾想  ,她在那样的会所里都能捡到一支绩优股

嘶一声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用手指在上面点了点  ,有些不敢确定的看向了鹿蓝江:“蓝江 ,今天鹿语溪带回归的那个男人是乔氏集团的总裁

要不是乔寒时答应会替她将所有的全部全都夺回归 ,她即是拼死也要把离婚证办了

将身上的力气折腾去了泰半  ,她的一只手扶在衣柜上  ,大口的喘息着

发觉到了他的意图  ,乔寒时一个眼神瞪过来  ,她吐着舌头 ,一下子将曾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很难忽视她如慕如诉的眼光  ,乔寒时夹起了一只虾放到了她的碗里

霍先生  ,请停止死缠烂打

本想着  ,她跟一个牛郎结婚以后  ,鹿速明一定会气得七窍生烟

随手在她的头发上揉了揉  ,乔寒时对着她笑道:“你逐步吃

他何德何能 ,居然成了乔总的岳父 ?

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婚礼当天旁人那种羡慕的眼光”

听到鹿蓝江这么说 ,罗芸不敢相信的瞠圆了眼珠

谁曾想  ,她在那样的会所里都能捡到一支绩优股

霍先生  ,请停止死缠烂打

“妈

双腿一软 ,罗芸的后背贴在柜子上缓缓滑坐到了地上

小说《乔少 ,您妻子又闯祸啦》 第16章 乔氏集团总裁 试读结束

传闻表面有不少人一听到她的名字就直摇头

摸着有些发烫的侧脸 ,一回房间  ,罗芸就乒乒乓乓的把房间里所有的铺排全都砸了

双手环在胸前 ,她的身子往附近侧了侧

“我能有什么意见啊  ?”她倒是想把结婚证换成离婚证  ,这不是身边的男人不允许吗  ?

闻言 ,乔寒时的眼神一黯 ,眼光马上变了

恐怕鹿语溪再说出什么令乔寒时不快的话 ,鹿速明不敢再征询她的意见

牛郎 ?

门当户对  ?

刚才她都说了什么  ?

难怪……

难怪刚才鹿速明一直瞪着她  ,恨不得要扑上来跟她冒死的样子

闭了闭眼睛  ,她将头往后面磕了一下  ,恨不得用手抽自己几个巴掌”

“是

“蓝江 ,连你都不站在妈这边了  ?”她这么做为了谁  ?

还不是为了鹿蓝江这么一个唯一的儿子吗 ?

酸心疾首的用手在心口捶了两下  ,她伸手朝着门口一指:“你出去  !”

这一个两个的  ,全都是着了鹿语溪的道吗  ?

“你是我妈  ,我怎么可能不站在你这边  ?”他微微进步了音调:“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可以吗 ?”

鹿蓝江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 ,纵是心口憋着一股无处宣泄的无名火 ,她或是忍住了”

【专访乔氏集团总裁——乔寒时】  ,视线在诺大的标题上扫过  ,罗芸放大了照片 ,怔怔的盯着看了片刻

一旦举行了婚礼  ,到时候总是少不了一些臆测

现在乔寒时居然还要举行婚礼  ?

为了气鹿速明 ,她在表面的名声不怎么好

本想着  ,她跟一个牛郎结婚以后  ,鹿速明一定会气得七窍生烟

眼神有些发直  ,她的脑袋里乱糟糟的  ,就像是一锅正在熬过的浆糊  ,咕嘟咕嘟的冒着泡《乔少  ,您妻子又闯祸啦》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乔寒时鹿语溪的小说叫《乔少 ,您妻子又闯祸啦》  ,本小说的作者是菜小米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  ,内容主要讲述:婚礼 ?她之所以拽着乔寒时领结婚证即是为了跟鹿速明对着干

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  ,他从涉猎器里翻出了一则走访:“妈  ,你看看这个再说吧”搓了搓双手  ,他微瞪着正在埋头苦吃的鹿语溪  ,嗔怪着:“溪溪啊  ,这是你的婚礼  ,你怎么一点都不上心啊  ?”

将一颗虾仁放到了嘴里  ,鹿语溪抽出了湿巾  ,慢条斯理的在手指上擦拭着

“这是你跟溪溪的婚礼  ,我没故意见

霍先生  ,请停止死缠烂打

越是看 ,她就越是觉得眼熟”鹿蓝江点了点头

霍先生 ,请停止死缠烂打